来口轮回味奶黄包吗?

专产全职 主江周。
杂食安利基本都吃。
年更写手。
偶尔上来摸鱼。
全职江周专属墙机子。

【江周】失去

be
ooc都是我的,角色都是虫爹的

快入夜了,手机上的天气预报说要下暴雨。

周泽楷赶在暴雨之前拿回了自己的外卖。进门时雨云已经凝聚成型了,笼罩在城市上空。打雷,闪电,纷至沓来,有种灾难片的感觉。

周泽楷随手把外套甩在沙发上,按了几下,打开电视,让它当个背景音随意随意选出的频道是纪录片,沉稳的声线讲述着一切未知的故事。

洗了手把餐盒打开,水蒸气在塑料盒盖上形成了大片的水珠,周泽楷用手抹了几下,扔进了垃圾桶。他又从冰箱里拿出了一个玻璃瓶,暗红色的酱盛在里面并没有剩多少了。周泽楷想说些什么,可从嘴里出来的只有空气。

周泽楷清楚的记得,江波涛第一次给他玻璃瓶时,笑着说:“不辣的辣酱,以后就吃这个吧。”
周泽楷也清楚的记得,后来他吃成了习惯。找江波涛学着做,他说:“学什么,我会给你做一辈子的,永远也不会吃完的。”

而现在,酱吃完了,也不会再有新的酱了。

周泽楷退役的前一年,江波涛退役,退役当天晚上,周泽楷送他。临上飞机时,江波涛笑笑说:“临走了,我说个事儿,反正被拒绝,你以后也见不到我了,也不尴尬。”周泽楷抬眼看着他,听见他说:“周队长要不要考虑和我在一起?”

周泽楷愣了愣,才开口:“好。”江波涛通过安检时抱了抱他,轻声告诉他,自己会回来的。

两人就那样确定了关系,江波涛在旅行几个月后又回到了s市陪着周泽楷度过了下来的一个赛季。

周泽楷退役后,江波涛理所当然的,把自己打包进了周泽楷家。住了一段儿时间,江波涛发现周泽楷有个毛病:爱吃辣椒,又吃不得辣。吃的时候总是辣出眼泪,过后还偶尔胃痛。那天周泽楷回去,从冰箱拿出新买的辣酱,却发现空空如也。
他望向捂着肚子,窝在沙发上的罪魁祸首——江波涛。江波涛明白周泽楷的意思,调笑着开口:“我全吃了哦,过几天我给你做不辣的。你说说你,明明吃不了辣,还买那么辣的。要死啊,反倒是我现在肚子疼。”

江波涛是北方人,没有特别爱吃辣,但是也能吃辣。偏偏呢,又有肠胃病,吃了周泽楷的一整瓶辣酱,疼到反胃。

周泽楷倒了热水,哄江波涛喝下去。他说肚子疼,不想喝,周泽楷放了杯子,把江波涛抱在自己怀里。用手捂着他的肚子,周泽楷垂着眼觉得有些对不起江波涛。头依在江波涛肩上小声地说了:“对不起。”
“没事,你不用自责,是我自己吃的,又不怪你。以后我做不辣的给你吃,不要再买外面的了。”

过了一会儿周泽楷听见江波涛叫他:“小周,给我喝口水。”他伸手把杯子拿过来,递给江波涛,对方却不接,耍赖似的开口:“你喂我喝。”

周泽楷含了一口水,吻上江波涛,用这样的方式喂水,每一次的喂水都变成了一场拥吻。江波涛把握住了度,总是在周泽楷快要用尽氧气时松开。周泽楷就红着脸喂完了一整杯水。喂了几次就吻了几次。

江波涛后来认真的说:“周泽楷——你简直就是毒药,让人上瘾。”

周泽楷自己也不是中了江波涛的毒。

第二天,江波涛从郊外带回来一袋子蔬菜,里面装满了西红柿和辣椒。周泽楷表情复杂的看着那一袋辣椒。江波涛见状,拿了一个,塞进嘴里:“这个只有很淡的辣味,不信你看。”说着把辣椒嚼嚼咽了,又拿了一个递给周泽楷,“不信你自己吃。”周泽凯,将信将疑地把辣椒接过来,咬了一小口,还提前倒了水拿在手里,结果——出乎周泽楷意料的是,它只能尝到很淡的辣味,而且那辣味更偏甜一点,甚至让人怀疑它到底是不是辣椒。

周泽楷好奇心来了,趴在江波涛身上想知道是怎么做的,却被江波涛推出了厨房,“去去去,这个可是江家秘方,才不会让你知道是怎么做的。”说完还把门锁上了。

这是江波涛和周泽楷在一起住没有多长时间就发生的事情。他们在一起七年,六年都住在一起,江波涛就给周泽楷做了六年的“辣酱”。

他们去过很多地方。周泽楷记得江波涛曾在梅里雪山上,包得像只熊一样,对着山间大喊:“周泽楷,我爱你!”然后回了客栈,江波涛把他抱在怀里。江波涛的头发蹭在他身上,痒痒的。江波涛的声线有些不稳:“周泽楷过几年我们去国外吧。”周泽楷点了点头,那时的江波涛开心的像个小孩子。

后来啊,他们也没有去过国外。周泽楷签约了一家公司,做个平面模特,偶尔拍几组广告。江波涛总是拿着杂志亲亲他说:我家小周真好看。江波涛没有回他家乡的北方,留在了s市找了份工作。开始还很闲,后来加班,应酬越来越多。江波涛回来几乎倒头就睡。
周泽楷在家等着漫长的时间过去。等到回来的江波涛,两人还没好好说过几句话,江波涛就已经熟睡。

大概就是这样的情况让周泽楷感到有些无所适从,他开始失眠,总是要打成江波涛的电话来入眠,江波涛开始会和他解释,让他放心。回来后,浅浅的吻他。后来便不再那样。
周泽楷偶然一次发现江波涛的袖口沾了一点口红。他像着了魔一样把他那一套衣服悉数丢进了垃圾桶。江波涛知道后也没说什么,吻了吻他的额头发出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

他们的关系逐渐冷淡,两个人没有吵架也没有开口,就那样结束了这段七年的关系。

周泽楷记得江波涛走的时候是一个天气很好的上午。江波涛摸了摸他们养得猫,提着行李站在门口。房间里有关江波涛的东西都被带走,周泽楷想说些什么,可张了张嘴,又闭上了。江波涛走到他的面前,紧紧地拥住他,吻他。周泽楷从未被江波涛那样吻过。那几个吻中有两人极其复杂的情感。
周泽楷一直闭着眼睛,他听到江波涛哑着嗓子说:“我走了,好好照顾自己。”然后听见江波涛提着行李离开。门锁被悄然合上。

那个时候的周泽楷心里竟然没有太大的痛苦和挣扎。

他们最终还是没有熬过所谓的“七年之痒”。

周泽楷吃完了最后一点辣酱,那些酱还不够让饭润色。周泽楷明白自己这下真真正正失去江波涛的一切了。
江波涛惯坏了自己,让自己习惯了他,可后来又离开了自己。

直到辣酱清空的那一刻,周泽楷才感觉刀自己的心有多痛。

他知道——
自己中的毒,再也解不了了,一辈子辣酱都是谎言。

没有人会听到周泽楷的哭声,因为窗外轰鸣的雨声掩盖了一切。

“你真的以为只有无休止的争吵才会消磨掉一份感情吗?比这更可怕的是你们从来没有天崩地裂地吵过,爱情却在不痛不痒,不远不近中一点点消磨殆尽了。”

Fin.

偶然想起的内容,一时兴起,估计写的很垃圾,以后可能会改也可能会删,就这样。(一直觉得自己排版有问题啊)

最后引号中内容摘自猪小浅的《坐你开的车,听你听的歌》

                 

[莫方莫]拌饭和炸猪排

     拌饭和炸猪排
#莫方# #方莫# #私设# #深夜食堂# #文笔渣#

——莫方,揉圆。
——深夜食堂店主视角讲述,介意勿点。
——有个人私设,介意勿点。
——只私设莫凡学生,打工身份,性格未私设。
——点心大大微微有私设。

       归途的路上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好像是一件必须绕远路去做的事,当人们准备结束一天的生活时,我的生活才刚刚开始。店里营业时间是从晚上12点到早上七点,被人们称为深夜食堂。菜单只有这些,但是你尽可以点别的只要我会做就可以。你问有人来吗?客人还真不少呢。
       “欢迎光临,只要你想吃的我会做就可以做给你。”
今天店里第一个客人是生客啊,头发有一点点长,大概170左右,有点病态的白,面无表情,看起来不好接触啊。
       “那请给我黄油拌饭。”
啊——点黄油拌饭的人并不多呢。“需要酒吗?”“不用了。”唔,现在不喝酒的年轻人可真是不多了。“哦,欢迎光临。”
        “唔——晚上好,老板。炸猪排和清酒。”
这位点炸猪排的客人,名叫方锐,附近俱乐部的电竞职业选手,据说很厉害,我不太玩游戏,不是很清楚,方锐夏天和冬天的时候,总会在这个时间来,每次点的都是炸猪排,配炸猪排永远都是清酒,和我店里吃炸猪排点啤酒的完全不一样。方锐的话我觉得是一个很开朗的人,据其他的客人所说他还很不要脸。
        “老板,帮我把酒稍微热一下,外面真的是太冷了,凉酒装在肚子里会冷死的。”我听到方锐这样说,“好的。”
        “久等了,您的炸猪排和您的饭。”我同时把黄油拌饭和方锐的炸猪排端出来。
       “哎,少年,你吃的这什么啊?”方锐看着黄油拌饭对这位客人说,但是看起来客人并不准备回答他的问题。我递给方锐清酒的时候,告诉他:“是黄油拌饭,你的酒。”
        “哦,好吃吗?”“会点就自然觉得好吃了。”方锐拿着酒杯问我
        “少年,你叫什么名字?”方锐又拿着酒去问这位客人,还把自己的座位挪了过去。
        “……”“喂,你总不能让我一直叫你少年吧,就算你年轻,老这样也怪怪的啊。”“莫凡。”“唔!你叫莫凡是吗?你好我是方锐,请多指教。”方锐把手向莫凡伸过去,但是莫凡并没有理他,自顾自的把黄油包进米饭里等着化开。方锐看起来也没有那么在乎,十分自然的又把手收了回去。
        方锐也不吃自己的炸猪排,就一直盯着莫凡的拌饭。莫凡准备动筷子时,才看到方锐的目光:“要吃吗?”“哦哦哦?可以吗?”方锐看起来很开心,把莫凡的碗拿到自己面前,把自己的炸猪排推到莫凡面前,莫凡好像不是很理解他的举动,看着方锐。“我们交换吃,你吃我的炸猪排吧。”莫凡愣了愣用筷子夹了一块,咬在嘴里发出了酥脆的响声。
        “哦!味道不错呢!小莫!”方锐吃了一口莫凡的拌饭。
        后来他们换回了自己的食物,不过方锐还总是去莫凡碗里夹饭吃。
        后来莫凡也变成了店里的常客,每次来都会遇到方锐,方锐依旧不要脸的去莫凡碗里夹饭,莫凡偶尔瞪他,他也一脸不在乎接着吃。在这一段时间里我了解到莫凡是附近的学生,在附近的花店和便利店打工,从便利店下班后会来我店里点黄油拌饭。不是很爱说话,但是别人问他,他还是会回答的。由于不太交流我总觉得莫凡咬字比较生硬。
        听花店的老板说,方锐不知道怎么的知道莫凡在他那里打工,现在一没事就去他花店里,跟在莫凡后面不停的和莫凡说话,尽管莫凡不理方锐自顾自的做事,但是他们都要把自己烦死了……只要莫凡结束打工他就松了一口气。花店老板话音刚落方锐就进来了,十分自然的坐到了老板旁边,和老板套近乎。“老板,炸猪排清酒。”
        我把方锐的炸猪排和清酒端给他的时候,莫凡正好进来。“欢迎光临。”莫凡拉开门看到了方锐正准备转身走。但是方锐听到了声音也已经看到莫凡,莫凡只好僵硬的进来,故意坐在方锐对面,离他远一点。方锐毫不在乎地端着自己的炸猪排坐在了莫凡旁边。在我递给莫凡饭时方锐直接从我手中拿走了,把自己的炸猪排放在莫凡面前。莫凡瞪了他一眼,又从他手里拿回来。方锐也不再抢了,依旧是像以前那样从莫凡碗里夹饭吃。
        从那次之后莫凡没有再来我店里,我向花店老板打听了一下,老板说是莫凡为了躲开方锐又去找了一份书店的工作,也拜托了自己和便利店老板调换了自己的时间,还拜托老板不要告诉方锐,如果方锐来找就说自己不在这里工作了。方锐来找了好几次都没有遇到莫凡,还去了便利店也没有,那段时间方锐都有点魂不守舍的,自己看了都挺心疼的,想着要不要告诉他真相。
我知道这件事两个星期左右之后,花店老板又来了一次店里,“老板,天妇罗和啤酒。”
        “老板啊,我告诉你个事情啊。刚刚莫凡在店里剪花的时候,方锐突然来了。胡子拉碴的,那叫一个颓废,走到柜台前面买花,当时莫凡是背对他的,听到他的声音啊。我看到他身子都僵了一下然后偷偷的往店外挪,结果被方锐发现了,好像特别生气地把莫凡拉了出去。”花店老板咬了一口刚上的天妇罗,又说:“我出去扔包装纸的时候,听到我店旁边的巷子传过来方锐的声音,我就偷偷的趴在那里看了一会。喂——老板,你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啊,八卦之心人人都有的。”
        “我看到方锐就这样手臂伸直的抓住莫凡”老板还给我模仿了一下,“他就对莫凡喊说:‘你为什么躲着我啊!’还说了什么我断断续续的没听清估计也就是和这些差不多的话吧。反正最后我看到方锐整个人慢慢地滑下去,蹲坐在地上。”老板举着酒杯说,“然后方锐就说了‘我喜欢你,你为什么要躲着我啊。’啊——当时都带着哭腔,莫凡好像很惊讶的也蹲了下去,看着方锐。”
        “老板,你绝对想不到下来发生的情景。”花店老板喝光了杯子里的酒,抬头说: “方锐就突然冲上去,亲了莫凡哎!!那么窄的巷子里莫凡都被方锐推得挨着墙了!而且方锐亲的是莫凡嘴哎!老板!嘴哎!”我替他把酒倒满,笑了笑,“哦谢谢,我本来以为这样就完了,准备走之后,结果看到莫凡那小子又反着把方锐推开吻上去了!真是没想到莫凡那小子也有这样的一面,我还以为他不会呢,而且莫凡那小子看起来肺活量超大的,他松开方锐的时候一点都不喘,方锐喘了好久呢,脸上红的我离那么远都看到了!嘿嘿嘿!”老板拿着酒杯手舞足蹈地说着。
        这样看来两人发展的不错呢,我默默地笑了笑。又听到花店老板说:“然后莫凡就站起来了,看着方锐,我就装作刚刚出门找莫凡的样子,在外面喊:‘莫凡,我出去一下,你看一下店。’然后就离开了,我还偷偷的看了下,莫凡都从巷子里走出来,方锐还坐在地上喘,一直看着莫凡那小子呦!”花店老板看了下时间,“哦!莫凡打工应该已经结束了,花店该关门了,不知道他会不会过来啊。”
        刚刚说完莫凡就进来了,“老板黄油拌饭。”莫凡也看到了花店老板,点头打了招呼。莫凡坐下后方锐就进来了,脸上的笑容根本遮不住。花店老板举着酒杯向方锐示意,方锐就笑了笑。“老板,炸猪排和清酒!”方锐在莫凡旁边坐下,一直在和莫凡说话,尽管莫凡也不理他。
        “小莫——小莫——”
听到方锐声音的莫凡,把自己的饭碗端远了一点,自己也坐远了一点,就这样方锐还是跟着莫凡挪了过去,两人就一直这样,最后莫凡挪得已经挨住墙了,方锐还是凑在莫凡旁边。
        莫凡吃完饭时,方锐的炸猪排还有一半,莫凡也不等方锐直接走了出去。
        “莫凡你等等我!”方锐把炸猪排狼吞虎咽地吃完,一口喝完了清酒,又跟着莫凡出去了。
        花店老板挪了挪座位,把门拉开偷偷地看向巷子外面走去的两人:莫凡背着走,也不理方锐,方锐则跟在旁边不停的和莫凡说话:“小莫小莫你理我一下啊!”莫凡看了他一眼表示自己理他,方锐看到这样就更加得寸进尺,伸手去抱莫凡腰,被莫凡一把拍了下来。
        “小莫,你让我亲一下好不好?”
        “亲过了。”“再亲一下,就一下,脸也可以,求你了!”
        “就一下!真的就一下!”
        莫凡被烦的不行,站住让方锐亲了一下脸,亲完脸的方锐好像不满足,伺机去亲莫凡嘴唇,被莫凡一把推开,独自走远了,方锐又跑几步跟上去不停的说着什么。
         “嘿嘿嘿”花店老板趴在门上笑。
         “喂天妇罗要凉了。”

—fin—

  
        ooc见谅,有bug和错字请戳我修改,时间轴在冬天。
                         

[叶蓝]你是我割舍不下的人〈5〉

〈part.5〉
        第二天下午许博远和黄少天回了g市,黄少天自然是回到成员宿舍,许博远回蓝溪阁的工作地点,许博远进门时正好遇到春易老,春易老看到他气色不好,便让许博远先去休息再来。
        许博远进了房间,他和春易老一间,睡醒时已经晚上了,春易老已经回来了。他让春易老给他倒杯水,许博远喝进去的时候发现杯子里有片淡粉色的花瓣,他没注意,因为房间里的确放了淡粉色的花,杯子也正好在花下面。喝完水的许博远就坐在床上发呆,春易老问他话也就只是嗯啊的回答,春易老无奈的去睡了。只剩许博远坐在床上,他的脑子里全都是这几天在h市和叶秋的场景,挥之不去,而且脑子里还仿佛有人一直在提醒他:你不可能和叶秋在一起的!他不喜欢你!你和他什么关系都没有!不会是情侣!许博远就一直那样坐在床上不是在脑海中回忆,就是拿着电脑看那次的舞。没有一小时,许博远咳嗽起来,竟然咳出来几片花瓣,比喝水时发现的花瓣颜色要深一点点。许博远怕吵醒春易老,起来看到他这样子,一晚上尽管咳嗽不停,花瓣也吐的不停,但是许博远一直用被子捂住,一晚上春易老也就没有听到。第二天早上九点春易老醒来时,许博远已经昏迷在床上,但还是不时的吐出几片花瓣,颜色对比于水中淡粉色的花瓣已经深了很多。春易老看到许博远满床的花瓣愣住了,但是他看到许博远吐花以及他电脑上还在播放的视频,回想了一下最近许博远发生的事情便明白了。
        许博远得了花吐症,他喜欢上了叶秋,但是叶秋微博上表示他和许博远没有关系,不是情侣。许博远在相思和痛苦中苦苦挣扎。
       春易老明白时,许博远已经醒来了,他看出来春易老已经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他瞒不住了,许博远苦笑着看了春易老一眼,春易老就明白了。春易老以许博远生病为由替他请了假,也不许别人来看他。
       春易老本以为许博远过段时间就会好,可没想到许博远越来越严重。
        第三天的时候许博远吐出的花瓣就已经红的妖艳至极,许博远更是连话都说不出来,一张嘴就算都是深红色的花瓣。
        春易老知道如果再这样下去,许博远不过今天就会死亡,死在自己的相思和痛苦中,死在各色的花瓣中。
        春易老踉踉跄跄地去找了黄少天,找他要叶秋的联系方式,黄少天还准备吐槽一下春易老,但是看着春易老的神情便收住话。黄少天告诉他叶秋没有手机,只能打给苏沐橙再从苏沐橙联系到叶秋。春易老连连点头。
        “喂,苏沐橙吗?你快去找叶秋,让他接电话。”
        “呦你怎么给他打电话?什么关系啊?”
        “你快点,别废话,急事。”这时苏沐橙从黄少天的语气和话语中明白了事情的紧急,便迅速的去找了叶秋,等叶秋刚刚开门,苏沐橙把手机一把塞进叶秋手里,示意让他接电话,叶秋正准备说什么,耳边就传来黄少天的声音:“叶秋吗,我这有急事,你听好了。”说着把手机递给春易老,示意是叶秋让他说话。春易老拿着黄少天的手机走出房间,黄少天自然知道这是刻意回避他,也不说什么。
        叶秋听到春易老声音颤抖的说完,还没等苏沐橙问话,就进了房间,极其迅速的拿了行李箱,就出门,苏沐橙也不阻拦也不追问,因为她懂叶秋。
        叶秋到g市时许博远花瓣吐出的量很多而且吐出的花瓣已经有些枯萎了,除了花瓣还会咳出血,这证明许博远的生命所剩不多了。
        春易老去了机场接叶秋,路上已经告诉了叶秋许博远的事,叶秋不由自主的皱了眉头。
        叶秋进去时春易老没有跟着,因为他看出来了叶秋对许博远的感情。春易老带上门时,目光黯淡,门完全关上后,咳嗽了几声,春易老看到自己的手里多了一片淡粉色的花瓣。
        叶秋进门时许博远以为是春易老,回头看到是叶秋,条件反射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希望吐出的花瓣不会被叶秋看到,可是这个房间的每个地方都已经是花瓣了,许博远怎么可能掩饰的住。叶秋走过去把许博远的手慢慢拿开,叶秋看到许博远的眼泪已经顺着脸庞流下来,他用指腹擦掉了眼泪,轻轻地吻上了许博远的唇,许博远的眼镜挣得很大,直直地看着叶秋。许博远听到耳边传来叶秋的嗓音:“接吻要闭上眼睛啊。”
        叶秋又吻上了许博远的唇,有一丝凉意。
        许博远感觉到口中的花瓣慢慢消失,到最后他已感觉不到花瓣,换成了一条绵软的舌头。
        许博远在叶修的拥吻下倒在铺满花瓣的床上,过了一会他听到耳边传来叶秋的声音:“傻瓜,不要以为自己都是对的啊,我也喜欢你啊,我不希望你成为我女朋友,我希望你成为我永远的爱人。”,他也感受到了叶秋微凉的手指钻进了他的衣服。

—fin—

        有bug和错字请戳我修改,感谢。

[叶蓝]你是我割舍不下的人〈4〉

〈part.4〉
        第二天早上是苏沐橙和叶秋先来找了黄少天,然后他们三个一起去找许博远,那个时候许博远刚刚起来,思维还有点模糊,开了门后看到这三位大神,一激灵才意识到自己起来的迟了,赶紧去换衣服,就这样许博远还特意看了看叶秋的装束,看来微博事件给许博远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出来的许博远穿了一件黑色的长款t恤,是仿球衣的风格,上面印了大大的85号。
        坐在酒店大堂的三位大神,在讨论去哪里玩,许博远自知不好参与,边拿着果汁坐在一旁边喝边玩吸管。讨论了半个小时的大神们确定,好吧其实只是苏沐橙和黄少天的决定,因为叶秋并不在乎去哪。两人的意见是,天气太热,找个地方约个三人舞,便算了结这次三人的见面,尽管叶秋一万个不愿意,但是三票对一票,叶秋还是投降了。苏沐橙和黄少天抱着手机找想翻跳的舞,苏沐橙看着许博远没事做便塞给他一个ipad让他帮忙找,许博远翻着翻着看到一个视频,点开时苏沐橙和黄少天正好没有在播,只听着曲子就被吸引的苏沐橙和黄少天让许博远把ipad竖起来放给他们,这时才看到舞是——极乐净土。
        两人被迅速种草及洗脑,爽快拍板跳这个,三人抽签看谁跳什么位置,,黄少天第一个抽,抽中了银发娘,苏沐橙抽中了217的位置,叶秋便只剩maria位,三个人练了一天,即使叶秋很不想跳但是出于敬业和无奈还是认认真真的学完了,到下午时三人的动作已经练的很好,配合也足够了。苏沐橙拜托许博远拍摄,拍摄过程中总会有些瑕疵,比如说跳错啊,忘动作,抢拍啊什么的,一直到下午五点钟还没有一个满意的作品,三人就只能不停地跳。这一遍没有跳错,没有忘动作,也没有人抢拍,一遍下来三人看着许博远,目光期待,许博远极其尴尬地从相机后面出来说:“叶神有点划水。”黄少天万分气恼地摇着叶秋并狠狠的吐槽着。
        过了一会三人录最后一遍,抱着誓死的决心,许博远尽管是黄少天的忠fan也在此时被maria位的叶秋吸引,跳舞所致的汗水从头发上流到脸上,顺着脸庞和动作的幅度跌落在地,白衬衫的前两颗扣子都没有扣上,露出了好看的锁骨,袖子一直挽到手肘,汗水的附着使不常出门而白皙的皮肤在灯光的作用下闪着微光,跳到舞蹈中俯身抖肩位置时的动作本来就很撩人,叶秋还好死不死地wink了一下,许博远便瞬间感觉自己被撩的不行。
        舞蹈终于录完了,现在就只剩后期的处理了,天也很晚了,四人便各自回了房间,用电脑把视频发给苏沐橙后,许博远默默的看了一遍又一遍视频,哪怕自己再怎么强迫自己不看叶秋,目光都会被吸引过去,而且除了视频,许博远还拍了一些图片,有些只是拍了好玩有些是为了选封面。许博远就又被照片撩了一遍又一遍。
躺在床上的许博远终于发现自己动心了,而且无法自拔,但是他还记得叶秋所说的:我们没有关系,不是情侣。许博远站在窗前,突然咳嗽几下,有一片花瓣落下去,但是他没有在意。
        [未完待续]

有错字或bug请私信我,感谢。

[叶蓝]你是我割舍不下的人〈3〉

〈part.3〉
        四人就这样打打闹闹地玩了一天,最后四个人被苏沐橙带着钻进了一家咖啡馆,开始还好好的聊天喝咖啡,后来苏沐橙摸出来手机刷起了微博,拍了几张照片发了微博,正好被黄少天看到就拉着苏沐橙自拍。然后粉丝们就看到了这样的景象,苏沐橙的微博上有几张照片,定位了h市的咖啡馆,黄少天的微博也有差不多的图片,定位也是h市的咖啡馆,微博上就炸开了锅。
       @小鸡咯咯咯:我发现黄少和沐橙的照片是一家店!定位也是同一个地方!//@苏沐橙V:发表图片
       @www苏沐橙www:h市人证明!这家咖啡馆就在我家附近!两人绝对在一起!//@小鸡咯咯咯:我发现黄少和沐橙的照片是一家店!定位也是同一个地方!//@苏沐橙V:发表图片
        过了一会黄少天在微博上po出了和苏沐橙的自拍。
@黄少天V:发布图片。
        @沐橙prprpr:女神为什么和黄少在一起????你们不会真的在一起了吧?!难过地像一个去了皮的大土豆OTATO//@黄少天V:发表图片
        @少天我的嫁:右边那位仁兄这不可能的,黄少最近在h市有活动离嘉世很近的,两人估计是一起玩,你没看到背景还有捂着脸的叶神吗????//@沐橙prprpr:女神为什么和黄少在一起????你们不会真的在一起了吧?!难过地像一个去了皮的大土豆OTATO//@黄少天V:发表图片
       @匍匐在叶神的石榴裙下:啊啊啊啊我看到叶神和他旁边那个穿情侣装QAQQQQQ叶神什么时候恋爱的QAQ//@少天我的嫁:右边那位仁兄这不可能的,黄少最近在h市有活动离嘉世很近的,两人估计是一起玩,你没看到背景还有捂着脸的叶神吗????//@沐橙prprpr:女神为什么和黄少在一起????你们不会真的在一起了吧?!难过地像一个去了皮的大土豆OTATO//@黄少天V:发表图片
       @蓝溪阁春易老V:叶神旁边有点眼熟//@黄少天V:发表图片
        @蓝鱼鱼鱼鱼鱼:这么一说我也觉得!让我想想!啊啊啊啊是蓝桥春雪大大!!!!蓝大你怎么和叶神一起QAQ我这么爱你QAQ@蓝溪阁蓝桥春雪_少天V @蓝溪阁蓝桥春雪_少天V 大大你告诉我不是的!!!//@蓝溪阁春易老:叶神旁边有点眼熟//@黄少天V:发表图片
        最后蓝鱼鱼鱼鱼鱼同学的微博瞬间引起了爆炸,然而叶秋和许博远还并不知道。
        晚上回到房间的许博远习惯性的打开微博,铺天盖地的都是艾特,私信和新关注,吓了许博远一跳,后来仔细看了看内容,不禁汗颜,而且除了大大的粉丝们,许博远还收到了蓝雨大神喻文州和春易老等人的私信。
许博远对大神,和春易老回复解释说是黄少做完活动,想留下来玩,叶秋大神换衣服正常配对,尽管概率很低但是还是发生了,他和叶秋不是情侣,情侣装只是个偶然。自然许博远也把这份说辞发在了微博上并艾特了苏沐橙,黄少天和叶秋作证。
        许博远打开微博时苏沐橙和叶秋刚刚回到嘉世,苏沐橙边走边刷微博,正巧看到了这些消息,笑着把手机递给叶秋看,叶秋颇玩味的摸出自己手机,登上微博。
        叶秋的微博注册很久了,粉丝数目也多达千万,也有微博大V的认证,但是发布的微博数这么多年一直都是0。尽管私信和艾特多到爆棚,叶秋也从来没有回复过。两人走一走就到了房间,各自道了晚安后,苏沐橙和叶秋同步的看起了微博,苏沐橙也没有回应许博远的微博,也没有发什么内容,但是叶秋却出乎意料的回复了许博远的艾特。
        @叶秋V:真的只是个巧合,没有什么的@蓝溪阁蓝桥春雪_少天V 小蓝说的都是真的。
       大家看着这条微博都愣住了,毕竟叶秋微博数0人尽皆知,许博远看到这条艾特也愣住了,他把这条微博反反复复看了两遍,把手机杀了一遍毒,又把叶秋微博主页点开,刷新了一下,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叶秋的名字中没有什么特别的符号,V认证也存在。
       所以,这条微博是真的!!!!!
       许博远做完这些事的时间已经让好多大神和fan们反应过来了,顿时叶秋的这条微博爆炸了,许博远的微博也同样因为首条微博爆炸第二次。不过躺在床上的许博远却因为叶秋说他们什么关系都没有,不是情侣而有点失落。
        这时的许博远并不知道,心中有朵花已经长出,正要开放。
        [未完待续]

有错字或bug请私信我,感谢。

[叶蓝]你是我割舍不下的人〈2〉

  〈part.2〉
       正好在夏休期没有什么事情,黄少天便做主和许博远在h市留几天,第二天一大早热情的黄少天敲开了许博远的门。因为是自家蓝雨的舞见,平常也有接触,了解黄少天的性格,许博远看见黄少天也没有那么的紧张和尴尬。
        “有事吗,黄少?”
        “哎呀也没什么事啦,就是我想着最近不是没什么事,就想先不回g市在h市留几天,宰一宰老叶啊让他给我端些吃的喝的好好供着小爷我吗!”
        出于fan的热爱和官方fan的身份许博远就答应了黄少天。
        “是吧是吧,我就知道你也是这么想的,你换个衣服,我们去压榨老叶。”许博远就回去换了衣服,很快又出来了。
        黄少天上下打量了许博远一番,许博远穿了黑色的t恤,上面写了白色的white,裤子穿了黑色的也没什么花纹,反带了一顶鸭舌帽。
        “嗯不错不错真不愧是我蓝雨的人。”许博远对着黄少天笑了笑。
        “走走走我们去找老叶,非要好好折腾他一顿不可。”
        黄少天就拉着许博远去了嘉世,熟门熟路的找到了叶秋的房间,便咚咚咚的敲起来房门:“老叶!老叶!叶秋!叶秋!快出来,我知道你在!”这样敲了好几遍,没把叶秋叫出来,反而对面的苏沐橙把房门打开了。
        “呦黄少天,你来干嘛啊?找叶秋有事啊?”
        “苏妹子早啊,当然有事啊,来来来你来帮我把他门叫开,我知道你肯定能叫开。”苏沐橙也不动就饶有兴致地靠在门边看着黄少天。
        “嘿你怎么这样呢!你就知道和他一个鼻孔出气。”
        “我愿意,你管的着吗!”
        黄少天只好又拍起了门,许博远听着越来越觉得黄少天被雪姨上身了。
        黄少天喊到第三遍叶秋满脸怨气地打开门,门碰在墙上发出“咣——”的声响,还没等黄少天说话,叶秋就开口了:“黄少天,你有病是不是啊,大早上的不睡觉,拍啥门,敲的咣咣响,边拍还边喊,你叫魂呢?!”
        “你看看都几点了,该睡觉,你就懒死了,作为东道主你是不是应该招待一下我们啊???”
        “又不是我让你留下的!自己去!爱逛不逛!”
        “嘿你要不要脸了,让外地人自己逛,这么老一个人还这么不要脸!”
        “你外地人?你把这片都熟成什么样了?”
        “我咋不是外地人了?啊?要熟也就输你们嘉世这一片,我说的是h市!h市!”
       “你赶紧滚,自己逛去。”叶秋话说完就又把门关上,差点磕到黄少天的脸。
        黄少天就又拍门“哎哎哎哎你知道不知道你差点把我脸磕了?我这么帅气的脸让你磕坏了?你给我赔啊!我又不是你不露脸!你赶紧开门给我出来道歉!开门啊!”
         “活该你。”门内传来了叶秋的声音。
         “开门开门开门开门!”黄少天拍的频率更高了。
         叶秋又把门打开,周身仿佛360度环绕着骂黄少天的弹幕,黄少天也不在乎直接把叶秋推开,进了房间:“叶秋我告诉你啊,你这次不配我出去,我就在你房间不走了!”
        叶秋一脸怒气地把黄少天拉起来大力推搡他,把黄少天又推了出去,把门甩上了。
        黄少天又锲而不舍拍门,不过这次没拍一会叶秋就把门打开了,已经换好衣服的叶秋冷冷的看着黄少天。“呦呦呦叶秋你怎么和我们家小蓝穿情侣装啊?”看看叶秋,还真是,叶秋凑巧的穿了黑色裤子,白色的T恤上写着黑色的“black”。
        许博远听到这话看了一眼叶秋,特别尴尬的说:“对不起,我马上去换衣服。”
        叶秋这时才看到许博远穿的衣服“算了,都穿了,还要换麻烦死了就这样吧。”听了这话的许博远又站住了看了看黄少天和苏沐橙,“就是就是,不换了这不挺好的吗?反正老叶这么不要脸也不在乎,你就不换了。”苏沐橙也点头表示赞同。
        “那?我就不换了?”
            [未完待续]
有错字或bug请私信我,感谢。

[叶蓝]你是我割舍不下的人〈1〉


#叶蓝#  #春蓝#  #叶橙#(隐)
#舞见paro#  #后期糖混玻璃渣#
#花吐症梗#
#时间轴在第八赛季叶修退役前昔#

——文中称蓝河/蓝桥春雪为真名许博远,介意勿点

〈part.1〉
        黄少天是舞蹈组合蓝雨的当家王牌,做一个舞见也有四年了,偶尔产一些少女风的作品。
       蓝雨是舞见圈里的顶尖组合,当然拥有粉丝应援团——蓝溪阁,蓝溪阁的一把手是春易老,还有三人来帮助春易老:笔言飞、曙光旋冰和蓝桥春雪。
       蓝桥春雪,又名蓝河,真名许博远,粉丝团应援dalao,黄少天忠粉。
       今年夏休,黄少天去h市的活动当嘉宾。
       h市拥有组合——嘉世,顶尖舞见:叶秋,同样拥有颜触妹子——苏沐橙,叶秋已经投稿八年,很少出席线下活动,投稿中也是带面具出现,舞技超棒,各种风格都擅长,但是投稿中动作往往幅度偏小,[充电两小时 跳舞两分钟]从苏沐橙进入舞见圈后,叶秋和苏沐橙的双人舞投稿便迅速占领各大榜单,洗脑循环,经久不衰。[可参考217,银发娘和maria三人组历年的投稿,三人最新作“极乐净土”]
        这次黄少天的活动正好在嘉世附近,许博远作为忠粉,也跟随黄少天去了h市的活动,作为官方应援团的代表,在黄少天出场时领call。
        当然h市的活动嘉世也有嘉宾出席,叶秋不出席线下活动,自然就派出了苏沐橙。
        活动结束后许博远作为应援团的官方邀请,也被安排了休息室,在往常许博远跟随应援团出征拥有休息室时,虽然有时候安排和黄少天同休息室,但是许博远还是会刻意的回避。可是这次官方只安排了一间休息室,许博远只好极其尴尬的同黄少天和苏沐橙同休息室。
        出乎许博远意料的是叶秋来了休息室。
        刚推开门的叶秋就被坐在门口黄少天看到了:“哇——这是谁老叶你竟然来了线下活动我没看错吧这次活动主办那么厉害把你都能叫来??”
        “谁给你说我是来参加活动的?”
        “哦哦哦我明白了你是来看看你的搭档大美人苏沐橙的吧就这么一会都要来看看啧啧啧啧”黄少天说完话还冲着对面的苏沐橙吹了口哨,同一边的许博远都看了过来,偏偏苏沐橙把头转走了。
        正好叶秋在看苏沐橙的方向,投过目光的许博远也就看到了叶秋,两人的目光相交,叶秋便微笑着同许博远打了招呼。
        等到叶秋都走过来开始和苏沐橙说话了,许博远还没回过神来,耳中有叶秋和苏沐橙时断时续的对话,对话夹杂着黄少天叽里呱啦的声音。
        “叶??叶神???”虽然是蓝雨fan黄少天fan的许博远,对这个不是自家的顶尖大神也是挺喜欢,现在第一次看到没有面具遮挡的叶秋也是惊讶极了。
        听到有人叫的叶秋便停下和苏沐橙的交流,从靠坐着的桌子旁走到了许博远旁边:“怎么?很惊讶吗?叶秋,请多指教。”叶秋十分自然的伸出手对许博远说,许博远条件反射性的握住叶秋:“许博远,蓝溪阁应援蓝桥春雪,请多指教。”
        当天活动结束后躺在窗上的许博远都还在惊讶自己亲眼见到了叶秋大神还和叶秋大神握了手。
         [未完待续]

有错字或bug,请私信我,感谢。

[叶蓝]来碗河粉吗?小哥。

来碗河粉吗,小哥?
#叶蓝叶# #文笔差# #一发完结# #原著梗#
#叶修:我的副本记录攻略为什么变成了吃的?!#

——大概ooc不确定。
——原著梗是叶神卖副本攻略时蓝河开卖千波湖时情况。
——结尾用了些的虫爹写的沐橙来兴欣打副本和叶神的对话。

       叶神退役后在家玩了几个月又回了H市浪。
       这个时候蓝河其实和叶神已经有了不可描述的关系。后来叶神不知道怎么想的去卖起了各种各样的吃的。还经常给他列表的会长们兜售。自然蓝河也不例外,甚至第一份吃的叶修是直接找的蓝河。但是蓝河以怕吃死人为由拒绝了叶修,换来了叶修赤裸裸的嘲讽。
         后来这份吃的叶神卖给了烟雨楼和霸气雄图。双方的评价都不错,顺便对叶修还会做出好吃的表示惊讶。叶神做的第二次吃的在兜售时出了状况——夜度寒潭拒绝了说他们已经有了,烟雨苍苍也是打着哈哈表示不太需要了。叶修也不是太在意,很从容的又打开了蓝河的聊天框。
         “又有吃的啊?”蓝河收到来自君莫笑的消息后,立刻回复道。
         “是啊,上次你可是错过了,这一次可要抓住机会啊。”叶修说道。
         “上次烟雨楼就吃了你的东西?”
         “当然。”
         “怎么卖?”
         于是立刻有一份清单出现在蓝河面前,一个清单全都是食材。“呦,你以前卖攻略要材料,现在卖吃的还要材料啊?” 叶修只是回复了一个憨厚的笑脸表情。
         “这些食材我还拿不出来,手上没有啊!”
         “这个不要紧,我们又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相互之间还是可以信任的吧。”叶修的言下之意无非是可以有了再给。
         “行,既然你能放心,那没问题,材料只要够数,立马给你。给我来一份。”
         “还是你原来的地址吧,没变吧?我寄给你啊。”
         “手机号今换了,写这个。”
         “我寄了啊。”
         蓝河发来了一串数字,随后问到:“我能问问这次你卖了几份了吗?”
         “目前只有你一份。”叶修实话实说。
         “那…有没有可能…我买断?”蓝河觉得可能性不大,但又觉得按叶修的性格买断估计要出高价,材料自己不一定负担的起。
          “呵呵…买断嘛。”蓝河心觉不妙迅速给叶修发了我去倒水喝的消息,也不再多说什么。
          “买断的话…这个价码。”叶修随即又发了一个清单。蓝河愣了愣,打开看了看,有点惊讶。这些材料也就稍微补了一点,没有他想的十倍那么多,看着样子,也就是原来二倍。
         “我考虑考虑?”蓝河回复了。
         “多久?”  “一天…可以吧?”
        “好吧。”叶修笑笑回复道。
         叶修去翻物流消息时看到刚刚显示对方已签收,没过多久,叶修就收到蓝河的消息:“买断!”
         “好吃吧,信了?” “信了。” 蓝河回复,过一会又追加一条消息:“价不够,咱们可以再加点。”“没事,就原来那个。”
         过了不久,烟雨苍苍就知道了这个事:“啊啊啊啊啊是蓝河买了?”“果然比我们的好啊。”“这次多少?给价吧。”“喂喂喂!人呢!”   接连四条消息,叶修才慢慢回复:“卖完了。”“怎么可能会卖完了?你那么多材料呢?”
         烟雨苍苍刚发出去,就想到是蓝河买断了。“曾经有一份吃的摆在我面前,我却没去珍惜……”烟雨苍苍默默的蹲角落抹眼泪去了。而夜度寒潭何尝不是和烟雨苍苍一样的心情。
        过了几天,蓝河放了年假,以他和叶神不可描述的关系,怎么可能不去找他?
        这次到了叶修那,看见叶修在做河粉。
        “又准备卖啊?” “啊,想要什么口味的。” “呦这次还能选口味了?” “那是,要跟随时代的步伐。”
        蓝河考虑了一会:“这次多钱?” 叶修从口袋掏出了一个小本子递给他,上面写了清单。
        “唔……这个买断怎么说?” “小蓝你又想买断啊?这次的话,十倍。” 说实话蓝河不是很意外,不过十倍的价格对于这一份吃的来说太贵了。叹息了一下后:“哦,那给我来一份吧。”
        “买断的吗?”叶修回问。
        “不是不是,就普通的…给我来一份就好。”
        “好嘞!马上打包给你!”
        蓝河有点茫然,为什么忽然有一种买河粉的感觉呢?哎不对!我不就是买河粉呢吗!
        好不容易来趟H市的蓝河不可能就找叶修吃碗河粉。本来准备拉着叶修出去的蓝河,想了想又自己出去了。蓝河在H市转了一天,回到叶修在H市的房子时,天都已经黑了。走到叶修跟前看到叶修在打荣耀,在旁边坐了一会等到叶修打完。
       “小蓝你吃晚饭了没有?”“还没。”
       “想吃什么?”“有什么?”
       “想吃什么?我这都有。”
       “面,汤面。”
       “行。你等等,无聊就打会游戏。”
       叶修就去厨房忙碌了,蓝河就默默的用君莫笑打了一会游戏,一个小副本,蓝河单刷还是有信心的。副本刚完,叶修就把面放在了蓝河面前,是蓝河爱吃的。
       “你吃吗?”  “我喝点汤。” 蓝河就把碗推到叶修面前。叶修就直接把碗端起来喝了几口。“小心烫。”  喝完汤的叶修又把碗给了蓝河。“这面做的还不错,煮面的人手艺真好。”  “叶修。” “嗯?” “有醋没。” “我给你拿。你倒那么多醋?” “我爱吃酸的。” 蓝河倒完醋就开始吃。
        过了一会…
        “小蓝?” “咋了?” “你知道酸儿辣女不,给哥生个儿子呗。”  正在喝汤的蓝河差点把汤喷出来:“滚滚滚!” 洗完碗的蓝河回来问叶修:“你吃了没?” “吃了。” “吃的什么。” “和你一样。” “煮面的人手艺怎么样。” “和你一样好。” “那就好。”  “困了?”  “嗯…” “那睡吧。” “好……”

——end——
全职五周目还是六周目看到的梗,后文吃面手艺原文是叶橙。如有bug请私信修改,感谢。